网贷东方移动版

︿
主页 > 资讯 > 数据 > 严监管下的小贷众生相: 逐渐边缘化 放贷资金难收回

严监管下的小贷众生相: 逐渐边缘化 放贷资金难收回

2018-09-06 16:39         [网贷东方]:www.wangdaidongfang.com

   被裹挟在金融和互联网的浪潮里起起落落,小贷行业,作为银行以外唯一有资质的类银行信贷机构,在P2P如火如荼的发展中,却逐渐被边缘化。

  王可旺是一家注册在上海地区的小额贷款公司——玖创小贷的小股东,他于2012年投入1000万持股10%。近日,王可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去年突然被该小贷公司负责人告知公司项目均出现问题,资金无法收回。

  这样的小股东困境,在小贷行业内有一定典型性。伴随着行业的沉浮,无数在高峰期涌入的资金和人员可能落入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境地。其中折射出的,不仅是宏观经济和行业形势的变迁,一些值得反思的问题也摆在了监管者面前。

  小股东困境

  2012年前后,全国上下逐渐开启一轮创业创新风潮,玖创小贷正是在此时成立。

  王可旺是一名温州商人,彼时实缴出资1000万与其他股东一起发起成立了这家小贷公司。玖创小贷注册资金1亿,公司法定代表人钱敏华,实际控制人钱仁高。

  然而事与愿违,2017年,王可旺就被告知,小贷公司“不行了”。 “投资有风险的道理都懂,如果是严格按照规定放出去的款,项目出了风险收不回来,无话可说。但现在我们根本接触不到财务,完全不清楚资金都投在什么项目上,出了什么问题了。”

  与王可旺同样遭遇的还有其他三名个人小股东(有的以法人企业形式入股),出资额均在1000万,持股10%。2018年3月份,这四名小股东召集召开股东大会,要求公司公开财务,同时聘请审计机构对公司财务进行审计。不过上海地区一名金融领域律师对记者称,参与股东代表的股份数足够,会议作出决议具有法律效力。不过,王可旺表示:“现在的问题是根本无法执行。”

  据了解,玖创小贷自2012年成立之时召开一次成立大会,此数年期间,未召开任何形式的股东大会、董事会等,小股东也未收到过分红。

  工商信息显示,玖创小贷的大股东为上海九川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30%,此前法人代表和投资股东钱仁高在2016年底-2017年初经历多次变更之后,目前与公司已无直接股权关联。

  监管力量薄弱

  广州地区一位资深小贷业人士对记者表示,这种情形在小贷行业并非个案。由于行业特质,线下小贷公司基本都是大股东一言堂的经营方式,小股东很少参与。

  上述律师认为,线下小贷公司是需要地方政府许可颁发牌照才可经营的机构,批准成立后有持续监管的职责。

  2008年5月,银监会和人民银行联合发布了《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正式拉开了全国小额贷款公司发展序幕,至今仍是指导小贷工作的最高层级文件,确定了小贷行业“地方审批,地方监管”。各地区也制定了相应的监管政策。

  上海市于2016年印发《上海市小额贷款公司监管办法》的通知,该文件明确规定:“区县政府应明确具体职能部门,对小额贷款公司的风险管理、内部控制、资产质量、资产损失准备充足率、关联交易以及是否符合本办法要求、公司章程等方面情况实施持续、动态监管,牵头进行现场检查。”

  上海地区一位金融办人士对记者表示,对小贷的监管,初步由区一级申请,金融办会同多个部门审核批准成立,日常监管在金融办,按月份要提交相关经营数据,也会有针对某个主题内容(比如风控、经营、投向)的现场检查。

  监管原则上的要求如此,但实际操作存在诸多问题。

  上述资深小贷业人士对记者表示,一直以来小贷行业处于弱监管状态,资金来源、杠杆率等准入方面已经做了严格限制,不允许吸收公众资金,不允许跨区经营,风险没有外溢性,所以持续监管较弱。“几乎没有配备相应的监管资源,小贷、担保、P2P等具体监管都在金融办,比如广州市金融办就4个人,根本监管不过来。”

  小贷何处去?

  曾有过十余年金融监管经历的江苏兀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嵇少峰认为,国内监管对小贷的认知和定位出现异化,监管部门希望引导小贷对三农、小微等起到扶贫作用,这与商业公司逐利性背离;同时又与引导民间借贷阳光化、矫正失衡的二元制金融体系的目标不相吻合。

  2011年前后随着网络借贷的崛起,小贷行业随之膨胀。然而时至今日,大多数公众仍难以区分P2P、第三方财富公司、高利贷投资公司与持牌小贷公司。鱼目混珠的各类平台,从事类似的放贷业务,在不持牌的情况下反而比持牌小贷发展得更快。

  小贷公司作为唯一持牌的类银行放贷机构,虽然对于金融和经济体系而言有着自身的价值,但在资金来源、跨区域经营、杠杆率等方面限制严格,决定了这个行业的天花板。

  目前,小贷行业处于逐步收缩的过程中。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统计报告,截至2018年6月末,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8394家,从业人员99502人,平均每家不到12人,实收资本8449.23亿元,贷款余额9762.73亿元。相比2017年底的数据,彼时公司8551家,贷款余额9799亿元,从业人员103988人。

  嵇少峰对记者指出,目前整个环境对小贷的发展极其不利。预计目前行业将在收缩趋势中持续三到五年;但当前针对网贷平台的整顿清理,对于小贷行业的正本清源有好处;地方金融监管也在扩编,将来小贷行业的充分发展仍需监管进一步思考和定位。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