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评论
阅读量

信用卡不良率抬头 监管趋严 中小银行的零售怎么办?

分类:互联网金融| 来源: Fintech见闻| 2019-09-09 16:54:33
摘要
过去10年,中国信用卡的发卡量飙升,信用卡待偿余额水涨船高达到7.23万亿,较十年前增长了43倍,逾期半年未偿还信贷总额达到838亿,较2008年增长24倍。

  过去10年,中国信用卡的发卡量飙升,信用卡待偿余额水涨船高达到7.23万亿,较十年前增长了43倍,逾期半年未偿还信贷总额达到838亿,较2008年增长24倍。信用卡盲目扩张,大量卡奴“以债养债”,风险逐渐浮现水面。

  随着优质客户资源的枯竭和共债风险的加剧,2019年,商业银行零售转型虽然仍在持续推进,但作为零售重要板块之一的信用卡业务,目前来看,已告别疯狂扩张的增长趋势。

  近日,有《中国经营报》、《国际金融报》、新金融深度等媒体梳理统计了A股上市银行中报信用卡业务相关数据。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14家银行信用卡规模相关数据有不同程度收缩,7家银行信用卡业务不良率上升。

  增速放缓,不良率抬头

  国有大行中,截至6月末,建行信用卡不良率为1.21%,较2018年末的0.98%上升0.23个百分点;交行信用卡不良率达到2.49%,较2018年末的1.52%上升0.97个百分点,为上述27家银行中不良率最高。

  股份行方面,上半年,招行、平安、浦发和兴业信用卡不良贷款率均较2018年末有所上升。

  其中,浦发银行信用卡不良率最高为2.38%,较2018年末的1.81%上升0.57个百分点。招行、平安、兴业信用卡不良率分别为1.3%、1.37%和1.26%,分别较2018年底上升0.19、0.05和0.2个百分点。

  此外,披露信用卡数据的城商行和农商行当中,郑州银行不良率为1.55%,较2018年末的0.91%上升0.64个百分点。

  除信用卡不良率上升外,上半年14家银行信用卡规模相关数据也有不同程度的收缩。其中,交行信用卡透支余额上半年减少超过500亿元,较年初下降10%。

  工行信用卡透支金额虽较2018年末有所增长,但在个人贷款总额的占比却由2018年末的11.1%下降为10.4%。

  建行信用卡贷款占比也较2018年末下降0.11个百分点。

  股份行中,2019年上半年华夏信用卡贷款占个人贷款的比例为36%,2018年末为38%。

  浦发银行上半年信用卡及透支余额占个人贷款比例为27%,而2018年末为29%。

  另外从披露流通卡数据看,浦发信用卡今年上半年流通卡数为4262.73万张,较上年末增长13.66%,而该行去年上半年流通卡数增长为16.70%。

  平安信用卡上半年信用卡流通卡量为5579.30 万张,较上年末增长 8.3%,而2018年同期该行信用卡流通卡量增长达19.4%。

  招行上半年信用卡流通卡数为 9061.04万张,较上年末增长7.48%,而2018年上半年较2017年末增长19.51%。

  城商行或农商行中,常熟银行、贵阳银行和无锡银行上半年信用卡余额以及在个人贷款中占比均较2018年末有所下降。

  而南京银行、上海银行、西安银行和长沙银行4家银行上半年虽然信用卡余额较2018年末有所上升,但在个人贷款中的占比下降。

  根据央行发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截至第二季度末,我国信用卡(包括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共计7.11亿张,环比增长3.04%。而在去年同期,我国信用卡(包括借贷合一卡)发卡量环比增速为4.07%。

  不良率抬头原因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信用卡发卡数量增长放缓,可能是因为实体经济下行压力和金融强监管政策下,以及互金领域的共债风险使得银行主动调整策略,对于信用卡的策略不再那么激进。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银行信用卡领域风险上升主要与共债风险以及居民杠杆率较高偿债压力较大等因素相关。随着风险的形成,信用卡业务结构也在不断调整以适应新的形势变化。

  关于信用卡不良率,中信银行在半年报中表示,2018年以来,现金贷、互联网消费贷、P2P等市场放贷主体日益增多,债务风险不断聚集,市场共债客群资产质量波动明显,此类风险有向信用卡行业传导的趋势。

  同时,随着产业结构的不断调整,部分地区及行业从业者的就业及收入稳定性受到一定影响,导致部分客户的还款能力和还款意愿降低。两重因素叠加,致使信用卡业务风险有所上升。

  浦发银行信用卡中心方面对记者表示,今年上半年,该中心各项主要经营指标保持平稳增长,增速趋缓的一个原因是基数增加所致。未来,浦发信用卡将由快速发展转向稳定匀速、量质并举,同步加强风险管控,深入结构调整转型,实现审慎、可持续、高质量发展。

  “就全行业而言,其实各行信用卡领域的风险都在不同程度上升,这一方面与外部环境变化导致持卡人收入下降有关,另一方面也受高杠杆下共债风险暴露影响。”浦发银行零售总监刘显峰在中期业绩会上表示。

  常熟银行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该行因审批趋严及深耕存量客户战略使得信用卡业务规模有所下降,同时资产质量也得到进一步提升。

  该负责人还提到“我行近年来在经营效益及资产质量同步稳升的前提下,不断优化业务布局,其中个人信用卡业务首要任务不再是发卡抢市场,而强调深耕存量客户,此外,我行为进一步加大风控能力主动调整审批流程,信用卡审批流程进一步趋严,因此信用卡业务资产质量进一步提升。”

  “从行业来看,今年上半年,信用卡业务风险是整体上升的,为此我们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相信下半年,信用卡新增不良将逐月下降,并于四季度趋于平稳。”交行副行长侯维栋表示。

  多家银行表示,已加强了对信用卡业务的风险管控。

  黄大智分析称,对于风险的主要因素——共债风险,银行首先应该在审核方面,对于共债客户的审核更加严格。其次是引入各类征信、政务、互联网机构等外部数据,提升风险管理水平。

  监管紧盯风险,罚单频出

  7月17日,银保监会上海监管局一连公布六则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工商银行、兴业银行、招商银行、上海银行、浦发银行和建设银行旗下信用卡业务存在的违法违规行为进行公示,六家银行均因未遵守总授信额度管理制度、对申请人收入核定严重不审慎等行为而被处罚,合计罚金达190万元。

  8月7日,上海银保监局认为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信用卡中心未遵守总授信额度管理制度的行为,决定对该信用卡中心责令改正,并处罚款20万元。

  8月26日,北京银保监局印发《关于加强银行卡风险防控的监管意见》,针对当前银行卡业务面临的风险问题,从银行卡风险防控总体要求、加强防范银行卡账户开立风险、严格信用卡授信管理、加强银行卡交易监控、强化消费者权益保护、建立银行卡风险排查机制等六个方面明确十三项具体监管要求。为全面加强银行卡业务风险管控,《意见》还首次引入“智能风控”概念。

  8月底,中信银行和兴业银行相继发布公告称,从今年8月29日开始,将会对将信用卡预借现金全额计入当期账单的最低还款额,即信用卡透支取现不再享受最低还款额待遇。如果持卡人到了账单日不能将本期信用卡的取现,包括转账的预借金额全额还清,将会被视为是逾期行为。

  9月5日,因违规为客户办理信用卡分期付款业务,盐城银保监分局对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盐城城南支行主要负责人作出罚款人民币35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对该案负有直接责任和管理责任的相关人员予以警告。

  某银行信用卡相关负责人向新金融深度表示,虽没有收到具体的相关文件,但运营中心的授信政策近来确有所调整。

  比如,三个月内用卡记录不好、无较多用卡记录的会被降额;同一客户除换卡和卡片等级升级外不允许办理新卡;大额消费分期和现金分期需提供相关小票备查,客户留存信息错误或无法联系可能产生风险因素的,将面临降额封卡。

  然而,尽管监管在趋严,也不乏一些中小银行和部分城商行面临大银行,BAT等旗下互联网金融巨头的冲击,仍在依靠信用卡发力零售业务。

  《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信用卡业务承载着贡献业绩、提高客户黏性等重要作用,银行对其的重视程度并不会改变。

  某城商行相关业务人士向该记者透露,目前其所在行对信用卡业务的定位没有变化,依然有考核任务。

  “2019年我行零售业务的重点发展方向之一就是通过信用卡业务拉动客群增长,和互联网平台合作推出特色卡片吸引客户,尤其是年轻客户,在批量获客之后将其提升为有效户。”该业务人士告诉记者。

  目前众多城商行正在进行数字化转型,零售是其主要选择。信用卡业务承担不仅仅是带来多少盈利,还将是这些银行能否成功转型的基础。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友评论
大家都在投
广告 市场有风险,出借需谨慎
网贷评级TOP10
排名 平台 发展指数
查看完整榜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