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评论
阅读量

证大系P2P平台爆雷始末:戴志康的“罪与罚”

分类:行业| 来源: 网易清流工作室| 2019-09-09 09:48:30
摘要
9月1日,证大集团创始人戴志康投案自首的消息,让许多原本以为平台将按计划良性退出的投资者们愿望落空。

  九月的第一周,上海的天气时雨时晴,聚集在位于芳甸路185号的证大金服总部的投资者们陷入了迷茫。

  9月1日,证大集团创始人戴志康投案自首的消息,让许多原本以为平台将按计划良性退出的投资者们愿望落空。投资者徐雯听到消息后,当天就发起了烧,直到两天后才真正接受事实。无法接受事实的还有证大金服的销售员工郝丽,她在证大旗下的P2P平台捞财宝投资了七十多万,事发之后,她几乎一到晚上就失眠。

  戴志康,中国金融市场一代枭雄。四年前,他从房地产行业退出,把全部心思放在了互联网金融、文化投资以及大健康产业上,直至东窗事发。在受访过程中,许多投资者坦言,当初正是考虑到戴的履历,他们才选择更为信任证大系的P2P平台。

  但事态的发展让所有人所料不及。清流工作室了解到,在P2P清退潮之下,戴志康自首或是与投资者、监管部门多方博弈之后的结果。正如上海一位不愿具名的著名企业家对清流工作室的分析,在P2P监管持续收紧的态势下,导致目前情形的一个重要因素可能是戴志康的“不愿兜底”。

       爆雷始末

  证大系P2P的爆雷早有预兆。

  一位捞财宝的投资者回忆,在事发前一个月,对接他的销售经理突然让他提现所有已经到期项目的资金,不让他再把资金投入平台。正是此举,这位投资者目前解套了一半的资金,但仍有七十余万在平台。

  而据《中国证券报》报道,投资圈传言,在很早之前,戴志康就已经被“边控”(边境控制)。前述上海企业家也向清流工作室表示,听到过相关说法。

  8月中旬,危机开始广泛发酵。8月12日,证大集团旗下的资产端公司、主营借贷咨询业务的上海证大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被曝暂停业务、解散数千名员工。同一天,证大系旗下的P2P平台“捞财宝”公告称停止新增业务和停止债权转让服务。

  一位投资者向清流工作室回忆,8月12日当天,听到消息后,数百名投资者聚集在证大金服总部讨要说法。

  8月13日,戴志康向“捞财宝”投资者的发出第一封公开信中表示,“有能力实现平台的良性退出”。

  8月26日,戴志康在对“捞财宝”投资者的第二封公开信中表示,未来的工作重心会放在债权资产的还款管理、催收上,并称对于存量债权资产“有信心可以管到底”。

  但让人始料不及的是,仅仅三天后的8月29日,戴志康选择向警方投案自首。

  9月1日,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发布公告称,证大集团法定代表人戴某康、总经理戴某新等人已于8月29日向警方投案自首,并称在公司经营过程中存在设立资金池、挪用资金等违法违规行为,且已无法兑付。据此,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证大公司”立案侦查,对41名犯罪嫌疑人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查封相关涉案资产。

  (证大金服总部如今贴满了报案通知)

  戴某康即戴志康,戴某新为戴志康的侄子戴卫新。在投资者及员工之间一个广为流传的说法是,戴志康并非主动自首,而是浦东新区金融服务局曾找戴志康谈话,要求其在一定时间内“兜底”拿钱全部偿付给投资者,但戴志康坚持对接债权,催收后再自己补偿一部分,双方意见僵持不下,于是才有了后面的情节。

  “如果你跟老戴相处过,就知道他这个人很自负,脾气很倔。”郝丽如是评价。另一名证大员工则表示,“将近一百亿的债权,让他全部兜底,他肯定难以接受。”

  投资者和员工的上述说法,与《国际金融报》早前报道基本一致。该报道援引证大金服员工的说法称,戴志康曾去金融监管局要求增资5亿备案,但金融监管局方面要求清退,如果不退后果自负。

  “戴总后来问金融监管局是不是可以给政策,金融监管局说是企业行为,自己处理,但是不能出乱子,做好维稳工作。只要出问题,经侦出面就没有回旋余地。”上述报道还称,戴志康后来还曾联系过他在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管局的同学,寄希望于将证大并入捷越联合,但被告知没有可能。

  此外,投资者徐雯向清流工作室回忆,8月29日,也就是警方通报中戴志康自首的当天,约有六百名投资者集体签字,派代表到上海市政府门口维权。有投资者怀疑,正是此举促使经侦最终决定介入此案。

  “我感觉他(指戴志康)处理的方式不对,还是舍不得。”前述上海企业家向清流工作室分析,“他只表态证大集团会支持,而不是说证大集团会兜底。其实政府希望有兜底,比如陆金所就有平安兜底。警方也可以配合去催收,但你首先得兜底,得稳定。这个表态没有处理好,也会导致投资者恐慌,投资者肯定也希望兜底。”

  9月5日,清流工作室来到上海市浦东新区金融服务局所在的写字楼,被前台告知需提前预约才能进去。清流工作室尝试拨打浦东新区行政服务中心所提供的电话号码,未能联系到浦东新区金融服务局对此说法作出置评。当天,清流工作室跟随投资者前往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经侦支队了解案件详情,出来接待的一位办案人员拒绝透露案件信息。

  清流工作室向证大员工了解到,9月2日,包括戴卫新在内的十余人已经被放出来,目前戴卫新正在主持平台工作,目前戴志康仍在接受警方调查。此外,出借人委员会已于9月4日成立,该委员会将于9月9日与捞财报平台开会协商兑付方案。

       一代枭雄的大败局

  戴志康,出生于1964年,江苏海门人。

  戴志康过往的经历几起几落,充满着传奇色彩。据悉,他本科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国际金融专业,1987年毕业于“金融黄埔军校”——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1987年,戴志康进入中信银行总行,担任行长办公室秘书;1988年,戴志康辞职前往海南创立了“国际金融公司”,然而由于创业失败,戴志康回到北京,转而担任德国德累斯顿银行北京代表处中方代表;1990年他在同学的邀请下再度前往海南担任海南证券公司部门经理。

  1992年,戴志康再度创业,组建了中国第一家公募基金公司——富岛基金公司,最终依然以失败而告终。随后,他又创立证大集团,并担任董事长。

  到了1995年,年满30岁的戴志康,在“327国债事件”中赚了几百万,挖到了人生第一桶金。随后,戴志康炒股“苏常柴”、“四川长虹”等股票大赚,“中国私募教父”的名声开始传开。

  1999年之后,戴志康开始进军长三角地区房地产业,先后在上海、杭州等多地开发了证大大拇指广场、证大五道口广场、证大喜玛拉雅中心和九间堂等多个知名地产项目。戴志康曾激进拿下外滩地块,刷新了当时上海地王记录;也曾壮志收购南非约翰内斯堡2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豪言“建设成南非的陆家嘴”。不过后来,受困于文化地产的布局,证大集团现金流日趋紧张,戴志康心生退意,于是在2015年退出房地产业务,将上海证大(00755.HK)股权悉数转让。

  也就是从那时起,他开始全心投资互联网金融。在多个公开场合中,戴志康曾反复强调对小微金融和P2P业务的看好,称“金融体系里所有发展方向,我最看好P2P”、“微金融是最好的行业”。

  上海一位金融圈人士向清流工作室感慨,戴志康在商界沉浮了二十几年,没想到还是没有挺过去。

  财经评论员郭施亮向清流工作室表示,证大案折射出P2P行业在监管趋严的大环境下,网贷平台的生存现状。“监管的定位就是让P2P回归信息中介的本质,但现阶段(国内)很多平台想要赚钱,出于资金成本的考虑,本质上其实是信用中介。”郭施亮分析,“不仅是证大,许多P2P平台都牵涉资金池的问题,存在期限错配的可能。一旦平台决定良性退出或者(监管部门)对平台采取清退的措施,有可能就会形成资金兑付的风险。”

  今年1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了《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提出坚持以机构退出为主要工作方向,除部分严格合规的在营机构外,其余机构能退尽退,应关尽关,加大整治工作的力度和速度。

  根据网贷之家的数据,截至2019年8月底,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继续呈现下行的态势,下降至707家,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达到了5914家。

  与戴志康有过几面之缘的上海智信世创智能系统集成有限公司总经理、新沪商联合会理事魏星为此感到可惜,他认为,P2P作为一种创新金融模式,由于行业制度建设相对滞后、早期监管缺位,才导致了后期的爆雷,戴志康也是受害者之一。

       博弈与营救

  戴志康自首后,多位受访投资者向清流工作室表示,他们一直犹豫着是否要去公安登记备案。根据证大金服员工对他们的说法,一开始正是报案人数过多,才导致经侦介入此案,也使得证大之前承诺的“良性退出”存在变数。

  另一部分投资者则认为,无论是否向警方登记备案,戴志康自首已成现实,不应该影响调查结果。

  一位经侦办案人员否认了投资者报案人数过多经侦才介入此案的说法,其表示,如果警方对此立案,一定是查出了问题,其建议投资者尽快到公安机关登记备案。

  对于证大金服的员工而言,戴志康投案后的日子同样异常难熬。一位在“捞财宝”投资了超过八十万的员工对清流工作室,同普通投资者们一样,他们直到看到警方发布的公告才知道老板已经自首。“我现在恨不得他马上出来,还不还钱都给个说法。”该员工表示。

  事发之后,证大金服总部的门口每天都会聚集一批投资者。目前,总部员工照常上班,只不过前台每天都有将近十位保安保持秩序,一位经侦办案人员每天都在现场查看情况。多位证大金服员工对清流工作室表示,目前公司催收部门正在戴卫新的主持下加班加点工作,加快回款。

  (2019年9月4日,投资者聚集在证大金服总部门口)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对清流工作室表示,P2P平台要实现良性退出,有几个关键要素:一是兑付资金来源清晰可见,即大股东兜底还款或者借款方逐步还款;二是掌握还款时机,对借款企业有控制和把握;三是安抚好出借人情绪;四是把握好地方政策和决定。

  但戴志康之后是否愿意兜底还款,仍是未知数。

  警方通报出来后,此前与戴志康有过交集的上海证大(00755.HK)、喜马拉雅、上海证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均澄清与证大系已再无股权关系及业务往来。

  不过,上海新沪商联合会的一份关于“证大案”的文件近日开始在网上广泛传播。文件显示,戴志康为上海新沪商联合会创始轮值主席,商会致信上海市工商联主席王志雄,请求政府对戴志康采取保释措施,一旦其出来主持证大集团工作,商会全体会员企业愿意发起5-10亿元援助基金,支持证大集团渡过难关。

  上述文件提到,证大网贷平台应收债人本金总额113亿元人民币,涉及全国范围内26.6万借款人;待付本金总额76亿元人民币,涉及全国范围内26.6万借款人;待付本金总额76亿元,共约出借人3万人,上海及上海周边省市占70%。

  上海新沪商联合会向清流工作室确认了该文件的真实性。据了解,上海新沪商联合会主席团成员除了戴志康,还有郑永刚、梁信军、徐子望等商界大佬。商会会员企业超过1000家,包括复星集团、杉杉集团、证大集团、亚商集团、绿地集团、红杉资本等。商会两名理事向清流工作室表示,该请求由商会主席团开会讨论后作出。

  人和集团董事长、新沪商联合会常务副会长朱圣杰对清流工作室表示,知道戴出事后,商会全体成员都感到意外和遗憾。“我们和他相识多年了,经常一起喝茶交流,我们都相信戴志康先生是一个有家国情怀、有诚信的企业家。我们将齐心协力帮助他度过这次危机。”朱圣杰表示。

  在朱圣杰看来,事情之所以发展到这个地步,一方面可能是由于戴志康跟监管层的沟通出现了问题,另一方面与P2P平台整改的大环境不无关系。

  据清流工作室不完全梳理,戴志康目前持有证大集团(即上海证大文化创意发展有限公司)80%的股份,间接持有捞财宝(上海证大爱特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66.4%的股份,证大财富(上海证大大拇指财富管理有限公司)46.8%的股份,以及上海证大投资咨询有限公司80%的股份。据悉,“证大财富”线下理财门店资产规模约在50亿左右,而捞财宝的官方信息显示,截止7月份,其累计交易额已高达296亿,借贷余额为50亿。

  此外,证大集团旗下有一家上海证大文化创意发展有限公司(下称“证大文化”),在新三板挂牌上市。戴志康间接持有证大文化60.23%的股份,为证大文化实际控制人。目前,证大文化总值11.7亿元。截至今年6月底,其净资产3.29亿元。

  与此同时,戴志康收藏的艺术品价值不菲。据21世纪经济报道,戴志康从拍卖市场购入《文征明山水手卷》、龚贤的《静壁飞泉图》与《人马图》、徐悲鸿《醒狮图》、李可染《韶山》、64页一套的乾隆书法、黄道周、董其昌、王原祁、任伯年的精品字画,其价值保守估计不少于10个亿。

(文中徐雯和郝丽为化名)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友评论
大家都在投
广告 市场有风险,出借需谨慎
网贷评级TOP10
排名 平台 发展指数
查看完整榜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