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收藏
评论
阅读量

P2P网贷掀起助贷潮:和信点融信而富 要向前辈拍拍贷借鉴啥

分类:行业| 来源: 思想与创富者| 2019-07-03 17:38:55
摘要
信而富转型助贷的消息还在耳边,点融网又宣布将助贷业务作为重点方向,紧随其后的和信贷,于昨天(7月2日)公告称将进军助贷业务。

信而富转型助贷的消息还在耳边,点融网又宣布将助贷业务作为重点方向,紧随其后的和信贷,于昨天(7月2日)公告称将进军助贷业务。

P2P网贷,这是要在助贷领域,开启下半场竞赛?

今年年初,国家颁布《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175号文》),除了明确要坚决清理违法违规业务外,还特别指出,积极引导部分机构,向小贷公司、助贷或导流机构转型。

一位业内人士称,虽说这是不得已而为之,但从拍拍贷、趣店等平台的业绩表现看,助贷业务确实可以挣到钱。

那么,这些互联网金融平台转型业务的难点在哪里,他们又是怎样克服,成功开展助贷业务的呢?

To C转To B,业务逻辑需要重新调整

从大体逻辑上看,P2P网贷资金来源面向大众,而转向助贷,就要向机构获取。这种转变,需要公司架构做出调整。

“有的公司需要新设置几个岗位,比如资金BD等。有的公司需要单独设置一个部门,有的企业甚至需要单独成立一条业务线,来专门做助贷这块业务。”某助贷从业者这样对消金界表示。

而像信而富、拍拍贷这种体量的公司在转型助贷时,甚至需要单独成立一个子公司。

从信而富所发布的公告中可以看出,信而富与Hongkong Outjoy Education Technology Co, Ltd(简称“OET”)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合作协议”),共同成立信而富下属的新的运营公司(“项目公司”),以开展助贷业务。

拍拍贷在其2018年财报中也表示,为向机构融资伙伴提供相应服务,并促进他们参与在线借贷业务,拍拍贷单独成立了一家实体公司——上海紫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说到底,拍拍贷就是为了开展助贷业务,从而单独成立了这么一家实体公司。

企查查数据显示,上海紫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股东,均为原拍拍贷股东或董事。

除了调整业务架构外,P2P机构要想向助贷转型,还需出清原有业务。

“原有业务不出清、不处理,肯定是没办法开展新业务的。”独立研究人士郭大刚表示,如果没有处理好原有业务,就开展助贷,原有业务的风险敞口,或许会嫁接到新业务上,这也是对机构的不负责任。

买不到的牌照,拿不到的资金

调整业务架构、出清原有业务后,意图转型助贷的P2P平台还需要考虑牌照问题。

国家在141号文件中明确规定,“银行类持牌机构不能为无牌照的放贷机构提供资金,不能与无牌照机构合资成立放贷机构”。

而且银行等金融机构不得接受无担保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提供的增信服务以及兜底承诺等变相增信服务。

“最低强度的信贷类信用中介,是小贷牌照,其次是一些融资担保牌照。”郭大刚说。

可随着监管收紧、小贷行业出清,网络小贷牌照的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某牌照从业者告诉消金界,去年以9000万元的高价,成交了一个互联网小贷牌照。

除了小贷牌照,融资担保牌照的销路也很紧俏。

“深圳的融资担保牌照已可卖到600多万一张,而北京则高达750—800万一张。”上述牌照从业者介绍。

而且牌照成交数量极少,四五个月不能形成一单交易是常态。

调整了公司整体业务架构,也拿到了相应牌照,下一步最为关键的,就是找资金。

某头部贷超平台负责人黄一帆告诉消金界,助贷转型的关键是——能不能找到足够的资金。

“像六大行,他们对资金体量是有要求的,你拿20个亿的资产过去,他们连瞧都不带瞧的。”

黄一帆表示,像工农中建交邮六大行,他们一般会选择和BAT、头条这种体量的公司合作。

不仅数据全、流量大,也具备着庞大的资产规模,而且牌照等方面也一应俱全。

“基本上你能想到的金融牌照他都有。”一帆表示。

当然,经头部P2P平台转型后的助贷业务,资产体量足够大且相对合规化,银行等金融机构还是愿意坐下来谈的。

“你拿100个亿的优质资产,我不信银行不拿正眼看你。”一帆笑着说。

除了资产规模,自身的资金体量也很重要。

在和金融机构合作的助贷模式中,虽然引入了第三方保险或融资担保公司,但这更多是助贷机构,强行在明面上符合监管硬性要求的一种举措。

在实际操作中,保险、融资担保公司并不真正承担风险,最主要的风险承担方,还是助贷机构自己。

消金界了解到,助贷方一般需要拿出贷款总额的30%,作为保障金给到资金方。当然并不绝对,关系好的可以降到20%左右。

一位业内人士称,助贷金额是10亿的话,并不是所有平台都能实力和魄力,拿出2-3个亿的资金作为保障金。

但一些头部P2P平台,比如拍拍贷,还是较有实力的。

消金界了解到,为了扩大资金规模,拍拍贷不仅将“拥有贷款许可证的机构资金”纳入资金来源,还通过设立联合信托机构,从“没有贷款许可证的机构”处,拿取到了助贷资金。

拍拍贷在财报中对这种模式是这样描述的:

“对于没有许可延长贷款的机构资金合作伙伴,我们通过联合设立信托并向我们通过信托引入的借款人提供贷款,为他们提供替代方案。根据信托安排,我们在信托中投资下属部分,我们的机构资金合作伙伴投资于高级部分。信托的高级投资者通常会获得固定的回报率。”

不过从近日国家颁布的文件来看,这种将信托作为放款通道的模式很有可能面临终止。

银保监会于近日修订并发布《关于保险资金投资集合资金信托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其中明确写明,禁止将信托作为通道、强化信托公司主动管理责任、加强投资者适当性管理。

拍拍贷做得早,当时资金并不紧缺,监管也不如当前这么紧。不过,它当时也有自己的苦恼。外界传言,当年做助贷,它家是从某家获得了强有力的帮助,才获得了成功。(想要知道获得了哪方面的帮助,关注“消金界”,后台回复“拍拍”)

如何另辟蹊径,从城商行处拿钱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诗强对媒体表示:“头部机构转型助贷因为公司或者股东实力较强,在外部合作时,可以给予平台信用背书或者提供风险保证金,因此,传统金融机构愿意与其合作。”

他们的资金成本一般是这样的:

一等是银行机构,资金成本低,三到四个点,但要求高,助贷机构需要自担风险;

二等是持牌消费金融机构及信托公司,资金成本能高到14个点左右,但对借款人要求相对于银行有所降低;

三等便是一些排名较为合规的小贷平台。

不过,凡事不能只看头部平台,现在市面上还有很多想往助贷方向转型的长尾P2P平台,没有强劲的平台知名度和背景很硬的股东,很难从头部金融机构拿到助贷资金。

这时一些中小金融机构,比如城商行、农商行,就进入了他们的视野。

但城商行、农商行的问题是,资金来源受到了政策、自身金融基础设施建设等一系列限制。

微贷网之前曾对媒体表示:“银行受限很多,如各个农商行系统的权限不在自己手上,而是在上一级或者省级机构,金融科技有迫切的需求,但审批和需求采购存在滞后和偏差,这是当前业务推进的难点。”

此外,很多农商行、城商行等地方性金融机构产品和服务无法标准化。

“中小金融机构的互联网基础设施,不足以支持这种跟互联网金融科技公司的对接业务。”黄一帆说。

更为致命的是,很多农商行,因为“资金不得出省”这一条例的硬性限制,不可能作为资金提供方,大面积开展助贷业务。

那么,对于意图向助贷转型的中小P2P机构来说,是不是压根不可能从中小金融机构处拿到钱了?

未必!

很多保险公司,利用自己的系统,背后嫁接了一堆包括中小金融机构在内的资金方。

“他们就像路由器一样,一端链接资金方、另一端连接助贷平台,”黄一帆表示,“利用自己已经搭建好的互联网设施,从中撮合、连接。”

目前一些保险公司甚至会主动接洽助贷方,他们会主动联系助贷方负责人,告诉他们,我这里有一堆金融机构,你只管给我筛人,资金没问题。

保险公司在这个业务模式里,有点“躺着赚钱”的嫌疑,不用承担任何风险,还有大把银子入账。但牌照就是这么地管用。

“反正这个事,谁主动谁赚钱。”黄一帆笑着讲道。

即使资金来源、业务转型、合规等问题全都得到了解决,助贷方还面临着多方面的问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产业金融研究基地副秘书长陈文就曾直言:“部分助贷平台短期利润虽然亮眼,但账面利润可能虚高了。”

在早期的跑马圈地中,助贷业务的利润能够很快体现出来,但最后往往需要助贷推荐方背负的坏账还没有真实暴露出来。这种业务也具有相当程度的收益前置,风险后置特征。

此外,监管仍是悬在每个人助贷人头上的达摩斯之剑。

“万一哪天,监管突然心血来潮,说金融机构们只能自己铺获客渠道,那我们还有什么获利空间呢。”不止一位助贷从业者这样忧心忡忡地表示。

“P2P转助贷,对整个金融环境和社会而言,都是一种负责任的做法,但不合理的就是不合理的,未来总归会遇到问题。”郭大刚也对助贷前景表示不乐观。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友评论
大家都在投
广告 市场有风险,出借需谨慎
网贷评级TOP10
排名 平台 发展指数
查看完整榜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