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条评论
阅读量

2018年新增贷款大增,仍难抵社融增量萎缩

分类:资讯| 作者:Zoe小姐| 2019-01-17 09:18:24
摘要
1月15日,央行公布的2018年金融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人民币贷款增加16.17万亿元,同比多增2.64万亿元。而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19.26万亿元,比上年少3.14万亿元。 全年信贷增量明

  1月15日,央行公布的2018年金融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人民币贷款增加16.17万亿元,同比多增2.64万亿元。而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19.26万亿元,比上年少3.14万亿元。

  全年信贷增量明显

  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人民币贷款增加16.17万亿元,同比多增2.64万亿元。

  分部门看,住户部门贷款增加7.36万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2.41万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4.95万亿元;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增加8.31万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4982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5.6万亿元,票据融资增加1.89万亿元;非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增加4401亿元。

  上海财经大学国际金融系主任奚君羊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总的来看,2018年贷款的增量相对较多,说明银行加大了贷款力度,试图通过这种方式来解决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从贷款结构来看,住户部门新增贷款7.36万亿元,占全部新增人民币贷款的45.5%,其中:短期贷款增量占比14.9%,中长期贷款增量占比为30.6%。非金融企业贷款及机关团体贷款增量占比51.4%。

  对此,奚君羊分析,从银行贷款增加的投向来看,投向住户、老百姓个人的依然占据较大一部分,主要为房贷、消费贷等,而投向企业和实体经济的增量不算明显,反映了银行通过贷款支持实体经济的效果还不是很充分。

  仅2018年12月单月的情况来看,人民币贷款增加1.08万亿元,同比多增4995亿元。天风证券认为,12月新增贷款较多主要是因为总量政策愈加宽松,信贷额度较松,票据融资显著增长,个贷增长稳健;监管引导银行加大信贷投放,尤其是小微及民企贷款,相关政策逐步产生效果。同时,为满足单户授信千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两增两控”考核要求,年底银行或冲量小微贷款。

  社融增量表现不尽如人意

  尽管信贷对实体经济的投入力度增强,但去年社融的表现仍不理想。据央行初步统计,2018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19.26万亿元,比上年少3.14万亿元。

  具体来看,2018年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15.67万亿元,同比多增1.83万亿元。从结构看,2018年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的81.4%,同比高19.6个百分点。

  而全年表外融资延续萎缩态势,委托贷款、信托贷款、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合计减少2.93万亿元,同比多减6.5万亿元。其中,委托贷款从年初以来持续负增长,年初至今累计减少1.6万亿元;信托贷款从3月以来持续负增长,累计减少6901亿元;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累计减少6343亿元。就占比而言,三者同比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直接融资方面,2018年全年企业债券净融资2.48万亿元,同比多2.03万亿元,企业债券占比12.9%,同比高10.9个百分点;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净融资1.79万亿元,占比9.3%;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3606亿元,同比少5153亿元,占比仅为1.9%,同比低2个百分点。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研究员刘晶认为,资金面的宽松叠加投资者避险倾向促成了下半年的债牛行情,预期债券市场会持续回暖。

  此外,融资结构反映出目前仍依赖银行信贷。奚君羊指出,2018年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占比达81.4%,同比高19.6个百分点。这表明整个社会获得资金的来源越来越依赖银行信贷,其他的融资途径,比如债券、股票、信托等的比重都下降了,而股票融资占比低也与股市目前状况不太理想有关。

  天风证券认为,随着稳信用政策不断加码,地方专项债提前发行,叠加2018年表外融资下降较多导致社融低基数,预计明年第一季度社融增速逐步企稳回升。

  联讯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也认为,社融企稳的有利因素在累积。2019年地方专项债将提前发行,既能在口径上直接提振新口径的社融,也能通过撬动基建项目扩大融资需求的方式来充实社融的其他项目。表外非标去年低基数的红利将逐渐发挥作用,表外票据有望继续高增,成为表外非标修复的主要动力。

  “央行重新调整了普惠金融的口径,与银保监会方面做了统一,解放了部分银行的信贷空间。”李奇霖补充道。

  12月末M2同比增长8.1%

  根据央行披露的数据,截至2018年12月末,广义货币(M2)同比增长8.1%,增速比上月末高0.1个百分点,与上年同期持平;狭义货币(M1)同比增长1.5%,增速与上月末持平,比上年同期低10.3个百分点。

  温彬指出,2018年M2增速较往年出现明显下滑,M1增速则持续下行至1.5%,为1986年有数据统计以来的最低值(不考虑2014年春节错位影响的异常值)。

  “尽管财政存款比去年多投放6280亿元,全年新增信贷亦保持强劲,但在金融去杠杆大背景下,银行同业、表外业务大幅萎缩,货币派生效应持续减弱,叠加外汇占款有所收缩,导致货币增速持续低迷。”温彬称。

  在奚君羊看来,M2增速没有明显上升,说明银行目前执行的货币政策在一定程度上还是比较谨慎,没有大量地放宽货币。

  1月15日,关于央行是否会降息的问题,央行副行长朱鹤新回应称,总的来看,现在货币政策在实体经济中的作用正在逐步发挥,同时我们对原来的政策也在做动态评估,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再做进一步的研究。

  “2019年降息的可能性不是很大。首先,目前我国的基准利率从历史上来看已经是偏低,继续下调的空间不大。同时,美联储已连续多次加息,现在我国的利率水平和美国的利率水平差距已缩小,如果再进一步降息,人民币汇率可能会受到下行的压力。”奚君羊表示,“1月份有两次降准,降准后银行系统的货币数量会增加,可贷资金增加,市场利率有可能会自然、适当地回落。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央行通过降准已经有可能对利率产生作用,没有必要再进一步的降息。”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广告
网友评论
广告
网贷评级TOP10
排名 平台 发展指数
查看完整榜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