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东方移动版

︿
主页 > 资讯 > 行业 > P2P投资者:投了四家跑了三家,老太因此跳楼

P2P投资者:投了四家跑了三家,老太因此跳楼

2017-08-28 18:02         [网贷东方]:www.wangdaidongfang.com

  施乐把火车票递给武汉火车站的售票员,点头微微一笑,这是一张他已经熟悉的面孔。施乐特地请好假,准备从家乡武汉乘车前往安徽合肥讨要自己在某网站上投资的本金,而他自己也记不清这是今年第几次跑合肥了。

  “山东平台多诈骗,安徽平台利息高,河南平台多跑路。”谈及互联网金融和P2P,施乐如数家珍,这些是他花费上百万元买下的心得。除此之外,就是全家上下对他的责备。

  2015年开始,施乐开始跟朋友一起涉足P2P,因为安徽几家平台的高息诱惑,他逐渐坠入深渊。

  “开始我也对这些平台抱有很高的排斥,也知道高利息背后的风险很大,但是因为收益实在是太诱人,身边又有很多朋友赚到了钱,想着说反正都可以随时退出,不如赌一把。”施乐说,他先后在安徽的多家平台上进行了投资,也在全国知名的那几家P2P平台开设了账户,投资金额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甚至还拉来亲朋家人一起投资。而他所投资的这些平台,其年化收益全部在20%以上,有的甚至高达200%。

  2016年秋天,施乐发现自己投资的一家P2P平台突然无法进行兑付,同时也始终无法联系上对方,于是开始着急起来。但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其他几家平台也都不约而同相继出事了。

  出事的平台中,一些平台的老板跑路,从此销声匿迹,部分平台的老板仍然能联系上,对方态度也极好,但就是不肯退还资金。施乐从此开始了漫长的“跨省”讨金之路。

  到了合肥,没有一家平台的老板愿意与他见面,当他根据网站上提供的办公地址前往查询,发现很多平台的办公楼早已易主。甚至有一家平台此前通过官网描述,公司地址在1001室,结果她到了那栋大厦才发现,整栋楼最高只有7层。

  最后,施乐与其他省市前来讨要资金的人结识,并互相同步信息。但在这个过程中,施乐却真切感受到了人性的阴暗面,“即便大家同为受害者,但又都偏见于个人的利益”。

  今年初,施乐去合肥另一家平台讨要资金,结果在该公司遇到了另一位女性受害者,对方拦着不让该平台老板将资金返还给施乐,理由是她本人投资了上百万是投资大户,而施乐只投资了几万,应该先解决大户的资金返还问题。于是,施乐只好几天后再去一次。

  而在一个供投资者交流的微信群中,由于同病相怜,施乐开始与不少人熟识起来,之后,就有一个平常很热心的“熟人”向他推荐新的理财平台,并向他打包票说,“即使你的资金被套住了,我也能去帮忙要回来”。而当他相信了对方真正投资了一家平台后,才发现自己又落入了人家的圈套。实际上,是这位热心的“熟人”自己在该平台的资金无法兑付,必须要找一个不低于自己投资额度的人进来才能全身而退,而施乐就顺理成章地成了对方的垫背。而微信群中这些投资者爆出的P2P乱象更让他感到触目惊心。

  在上海、北京、深圳…以及全国很多地方,到处都有被P2P深深伤害的投资者。截至去年初,全国就已经有27.4万投资者深陷问题平台,涉及资金达161.1亿人民币。一个骗人的P2P平台里有很多相同背景的投资人,或者是认识其中股东,或者是通过朋友介绍,或者是信任国企背景的担保公司。他们之中有银行员工,有财务经理,有投行hr,甚至有cfo,以及各行各业的中产人士,有普通老头老太,有大学生,有城里人,有农村人…无一幸免。

  70多岁的李奶奶,被某P2P平台骗光所有养老钱,愤而跳楼;高管挪用9亿公款,只为投资P2P平台弥补亏空;公司老板因投资某P2P平台血本无归拿公司和房子抵债…这样的故事屡见不鲜。

  知道水有多深的施乐从此再也不敢碰P2P,不管是规范的不规范的,上市的还是未上市的,知名还是不知名的,收益合理还是收益偏高的,他都一律选择拒绝。“一个习惯了赌高息的人,其胃口的确比普通人要大不少,因此很难再接受投资低收益的平台,更何况很多低收益的平台也不靠谱。”施乐说,自己接下来半年的工作仍然是继续讨要自己此前投出的近百万元资金。

  作为互联网金融产业的代表性产物,P2P网络借贷平台近年的风头不可谓不盛。据统计,截至2017年6月,我国P2P网贷平台数已将近六千家,尚在运营的平台只剩下两千多家,一半以上的P2P平台因为各种原因或关门,或跑路,更不乏大量平台触及刑责,受到刑法的规制,其中大部分的P2P网贷平台触刑案件都涉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从去年开始,国内一大批诸如易租宝,中晋系等知名P2P公司跑路,动辄涉案几十亿,几百亿,无数的投资者赔的血本无归。P2P投资火爆与乱象并存,频繁地见诸于各大媒体,那些寄希望于P2P平台发家致富的普通投资者们,你们还好么?

  2017年7月,先是P2P行业的带头大哥——陆金所疑似“被点名”,下架部分涉嫌违规的产品线,随后引发投资者集中转让债权的“信任危机”。而后行业排名前十的红岭创投,其董事长周世平7月27日表示,受成本、合规的压力影响,将在3年内清盘P2P业务。

  7月中旬的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金融要回归本源,服从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金融要把对实体经济服务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尤其强调,要以强化金融监管为重点,以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为底线;加强互联网金融监管,强化金融机构防范风险主体责任。会上李克强总理也表示,要强化金融监管的专业性统一性穿透性,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及时有效识别和化解风险,整治金融乱象。众易贷负责人表示,纵观最近一年以来监管层在金融行业尤其是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各项政策和行动,可以看出强监管已经成为监管层的共识,在这样的背景下P2P网贷行业本身也在面临冰点。

  8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关于落实清理整顿下一阶段工作要求的通知》(整治办函[2017]84号文,下称《通知》),除强调“各省要高度重视,毫不松懈地继续做好专项整治各项工作,保持对互联网金融各类违法违规活动的高压态势”外,还首次明确了“业务规模不能增长、存量违规业务必须压降、不再新增不合规业务”的要求。与此同时,在网上流传的“上海市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闭门会议记录”(下称《纪要》)中,再次强调了“现金贷业务利率必须在国家规定的36%以内,不得收取砍头息、服务费不能在本金中扣除,不得打乱还款顺序,不得进行暴力催收”等要求。

  最引人注意的莫过于对借款上限的规定。同一借款人在同一个平台的借款上限为20万,同一个企业组织在同一个平台的借款上限为100万,同一借款人在不同网贷机构的借款上限为100万,同一个企业组织在不同网贷机构的借款上限为500万。在这一规定下,相当数量的网贷平台要面临转型。以红岭创投为代表的主做大额标的公司,首当其冲。另外受影响严重的是一些细分领域的网贷平台,比如做房产抵押贷款和汽车抵押贷款的机构。

  争议不断、跑路成风、监管骤严…“P2P将大洗牌。”一位行业人士私下感叹。

  来源:搜狐 作者:于斌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