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东方移动版

︿
主页 > 资讯 > 访谈 > 计葵生:金融科技如何才能成功?

计葵生:金融科技如何才能成功?

2017-09-05 15:58         [网贷东方]:www.wangdaidongfang.com

   2016年8月24日,银监会等4部委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8.24新规),到如今刚满一周年。近期,业界关于互联网金融企业借科技变革求生的讨论仍在继续。不过,陆金所已经将目光瞄准金融科技出海上了。据雷锋网报道,今年2017朗迪上海峰会上,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常务理事、陆金所联席董事长兼CEO计葵生在与朗迪联合创始人及总裁Jason Jones的对话中,对陆金所的科技创新、市场策略进行了介绍。

计葵生:金融科技如何才能成功?

  对话实录如下,雷锋网进行了不改变原意的编辑:

  计葵生:首先跟大家分享我几个月前读到的一篇文章,有人问什么是陆金所?我们是有中国特性的互金企业。

  计葵生:我们知道现在金融技术在不断地发生变化。陆金所是公开的平台,我们和500个不同的产品提供商一起合作,目标是跟企业、P2P个人方面提供平台,然后再提供理财产品,我们真正想做的是让人们有很好的匹配,他们能够找到合适的产品能够符合他们的风险偏好确保他们能够找到想要的产品。我们现在经历的问题是如果是单一的产品的话,5年前的时候只是P2P的产品,现在我们是比较宽泛的理财产品平台,因为人们不会说早上打开微信来看最新的产品是什么,这不是他们的激励机制,所以你必须主动让他们看到想要的东西。

  Jason Jones:跟我们再分享一下控股公司,现在陆金所有什么新的变化?

  计葵生:我们的控股公司在下面有很多不同的板块,我们有平安普惠,它找到所有的借贷方。另外我们在上海、重庆有交易所,能够找到不同的证券化的产品。最近我们还加了陆国际新平台的产品,这是在新加坡的。

  Jason Jones:您说了有500个信托企业资金的提供商,像超市一样有不同的产品选择,跟大家讲一下跟其他的理财产品公司的比较,你们的与众不同之处?

  计葵生:陆金所5年前开始的时候,当时的顾客是零。我们这么多年一起竞争,比如说腾讯及其他的企业,这些企业已经有成百上千万的线上顾客了,这些平台是非常好的,可以给客户带来标准化的简单化的产品。不管是货币市场产品或者是简单的产品,他们都做的非常好。

  我们的定位是什么呢?是主动提供一些不一样的产品,能够加更多料的产品。比如说主要上涨的中产阶级人士的产品,所以我们有很多的固收产品。另外我们跟基金的合作伙伴一起来提供不同的产品,看一下我们的顾客需要什么,如何让他们得到独一无二的匹配。

  Jason Jones:我看陆金所微众银行的时候你们都是有技术有不同的点,你跟他们的区别在哪里?

  计葵生:我们金融科技的成功必须要有金融的DNA,另外还得有技术的DNA,两个都是至关重要的,所以首先在5到10年的发展,如果你没有金融DNA的话就会有问题出现的。

  在过去几年当中我们所做的事情就是做好产品的评级以及顾客的评级,因为我们觉得金融科技的价值就是给客户提供最好的选择,不管说标的是来自于证券还是银行方面的,但是你花了很多的时间用这样的大数据,各种各样的评估方式来告诉顾客产品是最适合你的,我觉得这是金融方面的DNA,但我不是说这是智能投顾,但是我们还是要有匹配的引擎,这是它的核心方面。

  Jason Jones:您也讲到了顾客和APP之间的情节,如何让他们更多习惯性地达到这样的目标,因为你一开始的顾客量是零,你如何能让更多的顾客参与进来?

  计葵生:答案是随着时间变化的,一开始的时候我们主要是P2P的平台,我们加了二级市场,如果投资者来买了产品是2到3年的期限,而中间想要赎回的话,是还可以交易,但只是可以转给其他的人。现在更多的是具体的内容是什么,所以我们的转变是从固定的平台变得更加灵活性,更加可变化性,所以我们会关注产品的情况和顾客的情况。如何在很小的屏幕空间当中把你富有内涵的内容传递给顾客。

  Jason Jones:有了智能的APP,有了想法,物理层面和线上层面的分布你是怎么看的?

  计葵生:如果我们在街边招揽顾客的话就损失了我们的优势,所以我们的发展优势是线上,当然我们也有服务中心来应对客户的提问,我们也给他们一些选择来选择线说的客服,但你跟客服根本不会见面的,这样可以降低成本能够让投资者获得更好的回报。

  Jason Jones:您再谈论一下新加坡的情况。

  计葵生:我们是半年前做这件事情的,我们未来会来宣布它的发行,主要是在新加坡。我们要设立完整的理财管理的平台,目标客户是中产阶级,不光是中国,而且是东亚。8个月前的时候,可以看到亚洲的跨境主要是在私营银行方面,从100万到500万到1000万的门槛,你必须是私营银行的客户,他们可以进行跨境的股票交易,但却不存在真正投资组合的机构。所以我们通过在5到10年中国的经验,希望在新加坡额能够运用类似的平台,能够给客户提供更好的资产组合。中国有些人可能有海外的账户,再过一段时间我们也可以提供给东亚的国家。

  Jason Jones:你会把超市的概念带到东南亚去吗?

  计葵生:对的,我们有来自新加坡的产品,有来自世界的产品。我想做的事情是在新加坡打造非常优秀的金融科技公司,这样我们的亚洲顾客都能在企业当中选择产品。

  Jason Jones:在我们谈论Fintech的时候,当然有很多子类别,当你谈到子类别的时候,你是如何看待子类别的?从你自己的角度和合作伙伴的角度。

  计葵生:网贷来讲是一直这么做的,以后海外可能也会这么做。支付还是让其他各位来做,他们做的更好。财富管理是我们的核心,可以让我们继续与众不同。

  Jason Jones:全球发展你会做理财投顾吗?

  计葵生:如果你是理财平台的话肯定是需要有更好的体验,所以在平台上我们应该有更好的产品组合、产品的评级跟匹配,并且跟做智能方面很好的人群一起合作,比如说股本的投资,还有投资组合的机器人。机器人能够让你去选择固收的产品。

  但我们也想跟更好的合作伙伴合作,比如在保险科技方面我们还没有完全吃透。

  Jason Jones:区块链呢?

  计葵生:对我来说区块链不是商业模式是一种技术,这是很棒的技术。

  我个人觉得Fintech公司会围着消费金融进行竞争,但我想这将会转向私人银行的发展空间,会进入到银行投资领域。所以我觉得银行财富管理的空间才是重大驱动。

  Jason Jones:还有其他的技术,比如说对生物验证这些领域给予评论呢?

  计葵生:在新加坡有一个平台,在跟他们的交流过程当中,他们的产品都可以在线购买。有很多的生物科技的验证、面部扫描、指纹扫描等都形成了生物识别生物技术,只要你能做更多的工作通常会交付出更好的流程。

  比如说我们的股东平安现在也在开发这样的技术,我们也直接从他们那里引用这样的技术。数字投资使得生物技术应用变得更好。

  Jason Jones:最后的问题是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这值得宣扬吗?

  计葵生:大家都有同样的感觉,所有的东西都在发生变化,Fintech只不过在起步阶段,从刚开始到改变整个金融领域的东西,我想加的不光是AI,还有IA,智能助理和智能的扩大。

  Jason Jones:说一下从哪里来走向哪里?你觉得怎么发展,在这样的发展时刻是不是大的时间点?你们好像有新的主席要加入你们的领导团队,谈一谈吧。

  计葵生:最开始我只是单纯品的供应商,现在我们已经是开放的平台,我们最开始仅仅是来自平安的很多产品,现在我们开放到70%-80%都是非平安系统出来的产品,平安仍然保持着这样的自上而下的愿景,会不停地指出来我们到底怎么样子在中国快速地扩展。

  金融科技只能在什么情况下发生呢?当你建立起信任才会成功,从4个支持支柱发展起来,在中国很多小企业获得成长、资金,人工智能改变了我们的商业模式,甚至整个金融的产品设计都改变了,他们在产业和法规法规方面不断地有互动的变化,这在未来是很棒的,要想很好地利用它也是非常具有挑战的。

  我们的主席,早期的时候他曾经在中国人民银行工作过,在中国大银行已有15年的经验,他充分地理解本地的背景,作为监管者他也理解所有的信托者。

  Jason Jones:下一步计划是怎么样的?

  计葵生:你们知道我怎么定义成功呢?在中国3亿人投资者来说,我觉得金融科技确实是有它的规则,对我们来说也许在中国有4000万投资者都要服务,另外还有10亿20亿的海外投资者。

  Jason Jones:这是很棒的一步。感谢!

  来自: 未名湖数字金融研究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