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东方移动版

︿
主页 > 消费金融 > 3C以租代购渐火 趣店、花呗等消费金融纷纷杀入

3C以租代购渐火 趣店、花呗等消费金融纷纷杀入

2017-12-05 11:59         [网贷东方]:www.wangdaidongfang.com

    (原标题:消金新大陆!3C以租代购渐火,趣店、花呗、中原消费金融纷纷杀入)

3C以租代购渐火 趣店、花呗等消费金融纷纷杀入

  伴随着现金贷监管的靴子落地,近一年来,现金贷行业跌宕起伏的剧情终于告一段落。接下来的每一步,都将成为业内2000多家现金贷平台的生死之举。

  调整产品是目前多数现金贷企业采取的主要措施之一。11月底开始,掌众金服、玖富集团、趣店、闪银奇异等多家知名平台相继采取了主动调低利率、调长借款期限或推出大额产品等一系列措施。

  另一方面,一些企业也在不断拓展新场景,如趣店进军汽车金融,京东、中原消费金融等进入了消金“新大陆”——3C以租代购场景。

  在老牌3C分期场景的厮杀几乎尘埃落定之时,这种独特、新型的消费方式从传统3C场景中破茧而出,将交易标的从产品所有权转向了使用权,延递出新的增量市场空间。消费金融机构有机会在用户支付租金、买断产品的环节提供服务。

  从汽车以租代购到3C,消费金融玩出新花样

  与汽车以租代购类似,3C以租代购往往通过按月交付租金,先获得手机等3C产品一年的使用权,到期之后,可退回平台,也可以补齐差价买断所有权。

  目前,经营这类业务的主要平台可以从支付宝信用生活中的“免押租机”入口看到,分别有:机蜜、乐租、趣先享、享换机。

  这4款以3C产品为主的租赁平台支持芝麻信用分600分以上的用户享受免押金租赁服务,其中,机蜜获得51信用卡投资;乐租与中原消费金融达成合作;趣先享是趣店旗下产品;享换机的运营主体是爱回收,曾获得京东集团投资。

  在与消费金融产品结合的细节上,各个平台又有所不同。

  例如,趣先享的模式是以自营信贷产品——来分期为用户提供授信额度,用户可使用授信额度进行租金支付,趣店则获得信贷过程中的息费收入;

  机蜜、乐租则不直接对个人用户授信,但为用户提供花呗的支付方式,此外,乐租还与中原消费金融合作为C端用户提供信贷额度;

  爱回收旗下的3C租赁产品享换机也接受花呗支付,此外,据业内一些消费金融机构反应,享换机也在与之积极接触,意在3C以租代购场景合作开发新的信贷产品。

  就目前来看,由于导流入口在支付宝,与这类平台结合得最多的消费金融产品是蚂蚁花呗,其次是趣店和中原消费金融等提供的信贷产品。

  行业头部玩家的诞生:机蜜是信用时代的产物

  据了解,目前该领域业务体量最大的平台是机蜜,机蜜的业务以3C产品为主,也包括无人机、特斯拉等其他产品。根据机蜜官方透露,机蜜已实现盈利,用户量超过100万,用户租金逾期率约为1%。

  “租赁其实是信用时代的产物,由于社会信用体系的不健全,才有芝麻信用释放的红利,如果SIM卡实名没有落地,人脸识别技术没有到位,反欺诈手段没有运用,那贷前风控也做不了。”机蜜CEO奚孟认为,机蜜等租赁形态的产品,就诞生在这样的时代大背景下。

  嗅觉敏感的资本和巨头消金玩家的涌入,让“3C以租代购”这个尚且新鲜的模式迅速发展。

  2017年9月底,3C租赁平台机蜜获得B轮1.05亿人民币的融资,由预鉴资本领投,奇虎中财跟投。距离这家平台上次宣布获得6600万的A+轮融资,刚刚过去5个月。

  为获得流量,机蜜通过线上支付宝、微信公众号等渠道导流,还在线下与迪信通3000多家门店合作获客。据介绍,由于近期芝麻信用的推广需求,目前机蜜等多家免押租机平台在支付宝的导流成本为0。

  风控方面,除了线上风控,机蜜则通过线下物流渠道,在交易流程中对用户资料、交易真实性等进行核实。

  据了解,目前机蜜与杭州联合银行、浦发银行、华夏银行、51信用卡等多家金融机构达成资金合作。

  奚孟表示,跟3C分期的用户对资金的需求不同,机蜜的目标用户是追求产品品质、全方位打包服务的,是被教育成了适应租赁这种生活方式的人群,“习惯于到时间就换手机。”

  机蜜这样的平台,没有直接对用户授信,却为花呗、信用卡等消金产品培养了一群注重生活品质的优质信贷客群。正因如此,越来越多的消金机构开始关注3C以租代购,但对这个消金新场景,业内有着多种不同的声音。

  消金进入的关键:用户的需求是否到了临界点

  “消费者有不同的消费习惯和选择,3C以租代购是丰富了(消费金融的)形态。”中邮消费金融总经理余红永认为,3C以租代购模式的出现是好事,与3C分期产品形成互相补充,更好的促进彼此发展。

  “做企业最怕的就是大家都一窝蜂去做同一个业务。”中原消费金融总经理周文龙曾表示。由于在竞争充分的情况下进入传统细分场景较困难,中原消费金融发掘了3C以租代购这个独特的细分场景,与乐租合作为用户提供资金支持。

  周文龙坦言,中原消费金融涉足这类场景的原因是“数据非常透明,成本也比较低”。

  另一位消费金融企业的风控总监表示,如果在3C以租代购场景开展消费金融业务,将面临的最大挑战来自蚂蚁花呗和银行信用卡。

  “所有的快消品今后都会归于两大平台:花呗和信用卡。”他认为,其他的消金平台在支付上没有便捷性,相对支付宝和信用卡的用户体验较差,随着这两个平台积累数据越来越巨大,加上在支付端的控制能力,其他消金平台加入3C以租代购场景,可能面临最终被收割的风险。

  某消金机构创始人告诉清流Club,回收宝、爱回收等平台也在与其联系,希望在3C以租代购场景中合作开发消费金融产品,“但我还是很审慎的,我总觉得目前用户行为还不是以租赁为主。”

  该创始人认为,3C分期产品主要针对蓝领人群,已经“做烂了”,而白领则更多地选择信用卡这类产品,对于3C以租代购模式,他担心的是,用户对租手机这种消费方式的接受度还不够。

  不过,他没有完全否认消金与3C以租代购场景结合的可能性,“我还会持续观察,如果用户接受度够的话,也是个好的业务。关键还是看用户的需求是否到了临界点,是否可以去做这个(消费金融)业务。”

  “比如,iPhone手机在一年内的二手机价格还是很高的,”易鑫集团COO姜东举例解释,消费金融在3C以租代购领域还是有机会的,解决的是年轻人经常换手机以及旧手机处置时可能发生的隐私外泄问题。

  未来,待到越来越多机蜜这样的3C租赁平台运营成熟之后,或许将出现更多与消费金融产品相结合的方式,为消费金融带来更多可能。

  来源:清流Club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