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评论
阅读量

超4万亿银行类货基戴紧箍咒 公募免税红利或取消

分类:专栏| 来源: 新经济e线| 2020-01-04 15:32:36
摘要
资管新规配套规则补齐版图。

  资管新规配套规则补齐版图。

  2019年12月27日,银保监会会同人民银行发布《关于规范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

  《征求意见稿》就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的定义、投资范围与投资限制、投资集中度、流动性和杠杆管控要求、投资组合久期管理、摊余成本和影子定价、产品认购和赎回、投资者集中度、宣传销售、风险控制、交易管理、过渡期安排等方面进行了全面的规范。

  可见,监管防范化解现金管理类理财流动性风险的意图十分明确。《征求意见稿》基本上全面对标《货币市场基金监督管理办法》的监管要求,基本拉平了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公募货基的监管差异。未来,银行类货基与公募货基将进入同一赛道竞争,规模增长压力凸显。

  新经济e线获悉,相较于公募货基,此前银行类货基产品并未有专门的监管办法。因此,《征求意见稿》的出台旨在统一资管产品的监管要求,防范监管套利。而原先类货基相对公募货基的碾压性优势也将不复存在。

  此前,由于监管尺度存在弹性,银行现金管理类产品由于收益高于公募货币基金,对货基形成了非常显著的分流和挤占。自2018年资管新规推出以来,银行理财主要依托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的发力迅速上量。

  截至2019 年6 月末,净值型非保本理财产品存续余额7.89 万亿元。其中,现金管理类理财规模估计在4.5万亿元左右。

  与此同时,随着监管对类货基政策的全面收紧,后续公募基金免税政策红利取消的传闻也甚嚣尘上。“新政出台后,类货基反而没有了公募的免税优势。”对此,一位公募机构人士对新经济e线直言。“不患寡而患不均,考虑到公平性原则,公募免税取消也终会有‘靴子’落地的一天。”

  监管力度超预期

  业内认为,上述文件无论在时间上还是监管力度上都超出市场预期,体现了资管新规政策的严肃性。这也表明资管新规打破刚兑、推进净值化、杜绝资金池运作的根本原则可能不会动摇。

  另有业内专家表示,严格的监管也可能引起市场利率债期限利差和信用利差走阔、理财扩张步伐受阻、存量理财化解路径收缩、中小银行负债压力增加等,冲击不可小觑。

  新经济e线注意到,自资管新规化解银行存量理财的进程开启以来,现金管理类理财备受追捧,成为存量理财转型的主要方向,新成立的理财产品中较大部分是现金管理类理财。业内预计,类货基规模占银行净值型新理财产品的规模约占7成左右。

  究其原因,主要是银行类货基产品约束力度弱于货基,在投资品种和期限选择上更为宽松,因而主流的产品收益率普遍高于货基 60~90bps左右。而流动性方面,更是凭借T+0的优势更是碾压货基,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巨大。

  中金公司研究员陈健恒表示,类货基此前的优势在于可以期限错配,而且可以成本计价,相当于一个新的资金池的模式。这种模式下,比较容易将存量老产品的规模和持有的债券逐步转移到新产品中。

  从目前市场上存续的银行类货基产品的收益率来看,大部在3.4%-3.8%区间,高于公募货基收益率(大部分在2.4%-2.8%区间)。两者收益率差产生的主要因素在于,此前银行类货基产品在投资标的、久期要求上没有明确规定,能够通过投资更高收益率资产、拉长久期等方法提升收益率。

  华泰证券研究员张继强分析指出,本次监管文件下发后,理财现金管理类产品投资非标、长久期信用债、利率债、二级资本债等都将受到严格限制,理财将转向更多配置存款、货币市场工具、存单以及短久期债券等,理财现金管理类产品收益率的下行不可避免。货基与类货基收益率差将收窄。

  此前,拉长产品久期是类货基存在更高收益的一个重要因素。久期方面,新规要求产品平均剩余期限不得超过120 天,平均剩余存续期限不得超过240天。目前的现金管理类理财由于普遍进行拉长久期、信用下沉和非标投资操作拉高收益率,将不再合规。

  同时,《征求意见稿》也要求商业银行采用摊余成本法的现金管理类理财的规模不超过其全部理财产品的30%,估计目前银行普遍超出这一比例,中小银行尤甚,因此料在规模控制下银行也面临整改压力,希望靠该类产品来续接老产品的难度提升。

  另外,尽管类货基原先的“摊余成本+影子定价”估值核算方法与货基一致,但并没有类似货基的偏离度调整要求。而新规跟公募货基同样设置了正负偏离度门槛(正偏离度为0.5%,负偏离度为0.25%),若超过该指标门槛,则需要在规定日间内将偏离度绝对值调整到规定指标范围内。

  实际上,不止是理财现金管理类产品的吸引力下降,还有规模与净资产、风险准备金等挂钩,非货币类难以应用摊余成本法估值以及客户接受度存在难度等,都将导致理财规模的增长将受到约束。届时,银行理财将再次面临转型压力。

  陈健恒强调,在类货基没有监管的情况下,银行理财尚且有办法可以实现资管新规过渡期的过渡,但现在类货基新规的过渡期也是2020 年年末,如果资管新规对老产品的过渡期不延期或者延期时间不长,那么就存在老产品难以顺利转移到新产品的问题,使得资管新规的过渡面临一定的障碍。

  同样,中信证券研究部FICC首席分析师明明也认为,尽管《征求意见稿》提供了1年左右的过渡期供银行进行整改,从现金管理类理财的估计规模来看整改压力并不小。鉴于存量理财产品中非标投资和期限错配普遍存在,预计新理财对接老理财的难度将上升。

  “在现金管理类理财资产受到约束后,将难以承担存量理财的处置工作,料短期理财和定开式理财可能成为银行理财转型路径。”明明预计。

  公募货基缩水1.5万亿

  新经济e线获悉,早在《征求意见稿》出台前,公募货基却因为严监管,规模出现了急剧下滑。

  例如,公募货基的产品投向限于货币市场工具,而原先银行类货基产品投资范围更广,还能投资于较长期限信用债、公募基金等。在久期方面,货基要求投资标的为期限在1 年以内的存款/债券回购/央票/同业存单,以及剩余期限在397 天以内债券/债务融资工具/ABS,而原先类货基产品没有相关期限要求。

  此前,类货基收益率明显高于货币基金,主要商业银行发行的现金管理类产品7日年化收益率大多在3.5%以上,最高达4.28%,平均为3.68%。而余额宝7日年化收益率已降至2.34%,货币基金7日年化回报率为2.64%。

  并且,大多数的银行现金管理类理财在交易时间段内额度不受限制、赎回资金实时到账,在非交易时间段内,快速赎回额度上限在5万元,而货币基金快速赎回额度受到单日1万元的额度约束,因此现金管理类理财对货币基金产生了明显的分流作用。

  统计数据表明,公募货币基金自2018年底以来规模明显收缩,在2018年11月曾达到最高点8.9万亿元,截至2019年12月规模骤降至7.4万亿元,年内缩水高达近1.5万亿元。

  业内认为,此次监管文件的下发有助于现金管理类产品与货基的监管匹配,但是,市场关注的焦点在于,监管对银行类货基监管的收紧是否会导致新一轮的产品监管不公平情况出现。

  《征求意见稿》对现金管理类理财的监管与货币基金的监管要求保持一致落实后,料现金管理类理财在收益率、流动性等方面再无优势,相比之下货币基金受益于公募基金免税优势反而更具有吸引力。如果类货基完全比照公募货基监管后,那么公募货基的免税效应则成为对类货基的竞争优势,是否会引发后续监管机构收紧公募基金的免税红利?

  同样,在保险层面,由于监管分管的不同,此前养老保险产品并未完全按照资管新规执行,导致保险的现金管理类产品也存在类货基的竞争优势,是否也会引发此后对此类产品的监管趋严也有待观察。

  不过,考虑到后续资金可能回流到货币基金上,货币基金规模可能会重新上升,但在摊余成本法货基审批受限、净值法货基审批受限、净值法货基目前仅成立6支且规模有限的条件下,料货币基金规模扩张空间有限。与此同时,在银行理财监管收紧的局面下,银行可能也会通过自身渠道优势来优先保证自身产品的销售,从而可能对其他的基金和保险产品销售形成一定的挤出。

  海通证券分析师姜超表示,此次银保监会统一货基与类货基的监管标准,防止监管套利,短期而言现金管理类产品收益率趋降并最终接近货基。“考虑到货基还有免税的红利,货基规模趋升。在监管大统一的背景下,关注未来公募基金免税优势是否持续。”

  此外,2020 年将面临资管新规、理财新规、类货基新规过渡期的结束,虽然此前新华社报道称监管部门会研究是否对资管新规相关政策进行小幅适度调整,但资管业务统一监管、消除监管套利的大原则下,存量业务处置进度仍值得关注。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友评论

相关推荐: